主页 > 服务人像 >我不是一个错误…只想告诉你,我最真实的故事 >
发表于2020-07-10
596次已读

我不是一个错误…只想告诉你,我最真实的故事

我希望我不是一个错误

在说了那幺多人的故事后,我想,也差不多到了该说说我的故事的时候了。

这几天我发烧了,感冒药让我头昏脑胀,却有一件想说出来的事,变得越来越清晰…

这是一个不简单的决定,但我想诚实的面对自己和喜欢的人们,所以,我想告诉你,我最真实的故事。

国中时,我曾试探性的问过母亲,假使我喜欢男生,她会怎幺想?当时,在传统社会里长大的母亲,用近似尖叫的声音告诉我:「绝对不行!是的话就和你断绝母子关係!」

我不怪我的母亲,因为我也是在传统教育体制下长大,所以我一直也不确定自己这样是不是所谓的「不正常」,但这让我默默下了一个决定:如果我是个孝子,那我要将这个祕密深埋心底,直到母亲过世后再做自己。

这个决定伴随我走过了国中、高中、大学、研究所,一直到当兵。

直到某一回放假的时候,我与母亲吃饭,她主动和我说,她最近听了一个同志组织的演讲,她听完这些人现身说法后发现,自己原来有许多误解,同志也是人,他们甚至经历过更多因为家庭的不理解,以及社会压力所造成的不幸!

然后她安静了,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,那安静大概有十分钟那幺长,我感觉到母亲在引导我,而我早就很想说,于是我用力按着大腿,坦诚自己喜欢同性,一边颤抖地告诉她这几十年来我心中的忧虑,以及我是怎幺活的。

母亲全程安静,挂着安定的微笑的听我说完,没有半点挣扎,不再是过去我担心害怕她崩溃的那个模样…她改变了,她接受了,这简直是奇蹟!

而在母亲之后,姊姊和父亲也都很坦然的接受,我身边的好友,也已知道我的祕密,他们成为我重要的小出口。肩膀上承载的巨石,有一部份终于崩落,但是,仍有非常大的一部份,让我无法喘息。

那来自我的创作者身分,也来自家族和社会。

当我在最熟悉我的人之间成为一只自由的鸟时,在社会上,我仍在一个笼子里。

其实,在十年前出版第一本书的前夕,就好想说这件事,我希望喜欢我的人,喜欢的是最真实的我,但我犹豫了,当时的我,尚未準备好,也还没接受自己。而这十几年来,我也数次想告诉大家这件事,最终还是因为有太多顾虑而退缩。

直到表姐和我说:「不要勉强,等你觉得真的想说了,愿意不计后果,就像愿意直接告诉我的这个时候,再说。」

然后我觉得,那个时刻来临了。

我不是一个错误…只想告诉你,我最真实的故事 (photo by Winnie)

这件事的起因是最近我在个人脸书页面上写了一些文章,全程收看的朋友,应该已了解我是一个多矛盾的人,且有一些恼人的偶像包袱,使得我为了满足读者的期待,无法做自己。

这些反覆挣扎,有一部份是出自我双子座AB型的天生纠结(或多重人格),也确实每个论点都是我能理解和支持的,然而,这也说明了我多希望不要得罪任何人,因为我好害怕被人讨厌。

国中时期,就读放牛班的我,因为是个乖乖牌,加上不够有男子气概而被众人霸凌,在那如同地狱的三年中,最后我交到的好朋友都在隔壁班。而正因为知道被人讨厌的下场,毕业后我更加小心翼翼,我将那个遍体鳞伤又冰冷的自己,隐藏在心中最角落…

我尝试走出去,也重新调整自己与世界相处的方式,我透过模仿「别人定义的优良和正常」,变成开朗、阳光、优质的「kowei」。

我投稿、出书、演讲、办见面会、教学,看起来是多幺的正向、有希望、脱胎换骨。但我骗不了自己,这不全然是真实的我。

我将自己最好的一面提炼出来,成为作品和表演,但同时我最痛苦的部份,却从来没有一个出口。

所以社交活动变成我最恐惧的场合,那让我全程神经紧绷,我害怕被人一眼看穿,天知道我必须用多大的力气,来表现出「我没什幺不同」,这也导致每次回到家都精神耗弱、精疲力竭。最后,我甚至婉拒一切朋友的邀约,变得更加孤僻。

我觉得这种情形越来越严重,濒临崩溃!

我和家人讨论过这件事,说我想出柜,因为唯有面对我最深层的恐惧,我才有可能自由(或者彻底毁灭),他们很担心,他们担心台湾的社会尚未準备好,建议我等到像蔡康永那样成功的时候,再说比较好。

这让我觉得有一点奇怪,如果,我这一生注定是个nobody,如果我永远没找到对的人,难道就永远无法用真实的模样活在这世界上?只因为我爱的是同性?我觉得好不公平。

然后各位也看到,蔡康永先生先前在节目上哭诉「我们不是怪物」!那带给我很大的冲击,原来即使大众定义「成功的同志」,出柜后还是会有那幺大的痛苦,甚至,变得更加孤独…

但这却更让我觉得,我必须要走到阳光下,不能苟且偷生,让勇敢出柜的人独自承受伤害。必须要让人知道,我们就在所有人之中,我们数量众多,且并无不同。说穿了,也只是对异性没有性慾而已,且天生如此,难道真有需要承受这幺大的误解?或是必须勉强取一个老婆,却害她没办法拥有快乐的性生活?请放过这些人吧。

这一切的讨论和想法,都逐渐加深了「想说出来」的决心,我已经为别人活了31年,接下来,我想好好的为自己而活。

朋友总是说我客套拘谨,长辈夸我有温和有礼,然而我心里知道,那是因为我好害怕被人讨厌,我好希望他们能够接受我,当我勇敢说出来的这天,不要只因为我喜欢同性,就否定我的存在,和过去的所有努力。

而我的作品也从来不是个谎言,那里面有满满的自我摸索。

只是,很奇妙的,我的读者朋友大多是女性,所以,我比谁都怕自己将会没有退路。如果,我的读者中,有人因此讨厌我了,觉得我噁心,我不怪你,因为,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。

在我拘谨的行为中,其实一直压着我无法前进的巨石,就是我对自己的不认同,「gay(同性恋)、faggot(臭玻璃)、娘娘腔、人妖」…天知道我已在心里骂过自己一兆遍,骂到痲痹。

如果你因此讨厌我、离开我…虽然会有点难过,但我也会为你开心,因为,那表示小女孩,妳终于长大了,脱离追逐偶像的阶段,妳明白了过去对我的心情,是「迷恋」而不是真的「爱」。

话先说到这里,我不知道未来会变得如何,也许,我会失去一些朋友、工作伙伴和机会,但我也期待,你们早已有这样成熟的思想,能接纳和祝福我,并乐于帮助身边和我有类似烦恼的朋友,让我们重新回到阳光下,能更自由的活。

过去,在黑奴时代,没人敢奢望黑人有天能与白人平起平坐,如今,黑人已成为美国的总统,美国也已通过同性婚姻平权法…我想我们都在经历一个转换期,準备迈向更好的时代。

是时候打破这个迷思了,我就在你身边,我没有不同,也不需被贴上任何标籤,就像异性恋也不会一天到晚对人说:「我是异性恋」,那太奇怪啦!任何标籤,都是一种分化你我,对于和平是没有帮助的。

我不是一个错误,更不是怪物,从此刻起,我想活在阳光下,就算此生我注定是个nobody,我还是能够勇敢做自己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